• 网站首页
  • 芬兰出国旅行

  • 芬兰出国蜜月旅行

  • 芬兰出国结婚旅行

  • 芬兰新人蜜月旅行

  • 出境游第37年,出境旅行社们为何现在才想起转型

    发布时间: 2020-07-31 00:41浏览 芬兰出国旅行 编辑:admin 芬兰出国旅行

    按照设想,2020年的出境游市场理应稳中向前。难过的是,半路杀来的「新冠疫情」如蛮不讲理的编剧一般,撕毁了所有人原来的「剧本」。

    这导致现在,众信旅游做起了MCN,要网红直播;凯撒旅业迁都海南,要鏖战免税;而除上述两大龙头外,其他并不具备资金底气的「虾兵蟹将」则更多只能做私域买卖,甚至关门倒闭……这是一个可悲又奇怪的行业现象——出境游行业发展已至37年,为何出境游旅行社们现在才想起转型?

    利润微薄,民营为主,无力转型

    按道理,前有中青旅着力景区,打造南北双镇标杆案例;后有中国国旅聚焦免税,持续释放垄断红利,关于「旅行社利润微薄急需转型」这一说法理应已被业内广为流传,并应赶紧效仿。但为何出境游旅行社仍能在37年内始终如一?

    是出境游生意很好做,增长空间仍旧非常高吗?

    从历年出境游收入及旅行人次可以看到,1997-2014年我国出境游人次年复合增长23.4%,超过同期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尽管近几年受地缘政治等影响,但增长速度仍旧维持在10%左右。

    根据世界银行国际旅游数据,2017年我国离境旅游人次和人均消费均达到了世界第一的水平,但我国出境游渗透率仍低于其他发达国家。携程大数据2018年也曾披露数据显示,除去前往港澳台的内地游客外,2018年约有7125万人次去海外国家旅游,这意味着每100个内地居民中,只有不到5人出国旅游,出境游显然具有巨大提升空间。

    而从凯撒旅业近十年销售毛利率来看,出境游生意兴隆的说法也得到了一定印证:2010-2014年,凯撒旅业销售毛利率始终在40%上下,也就是说,凯撒旅业每收入100块钱,就有超40块是自己的利润。可对比的是,当时还未购入乌镇的中青旅,其销售毛利率在2000-2006年间一度跌至10%。

    不过,以众信旅游为代表的出境游批发商在过去十年的毛利率却「并不争气」——长期在10%之间左右拉锯。而从申万宏源研究2018年一份深度报告中也进一步得知,出境跟团游毛利率自2007年到2016年逐步下降,到2015年时毛利率仅略超5%。

    同时,伴随近年出境游市场竞争的加剧,即便零售业务相比批发业务具有天然高毛利率的优势,但凯撒旅业近5年销售毛利率也在走滑坡路,去年毛利率大跌一半至20.36%。与之相配的是,销售费用的激增——从2010年不足0.6亿元激增到7.19亿元,翻涨11倍!

    “出境游旅行社以民营居多,盈利能力一般,资金实力自然一般,企业转型需要充实的资金储备,这是众多中小出境游旅行社并不具备的条件。”业内人士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事实,从如今众多中小出境游旅行社转型零售、教育等领域也可看出,旅行社们对于大幅度的转型实在「有心无力」,一些启动成本低,只赚个差价的生意更适合中小旅行社。

    可见,出境游旅行社转型「觉醒晚了」的原因并不在于钱多好赚,他们自身也在挣辛苦钱。那么这么多年里,「不努力」拓宽钱路的出境游旅行社们到底又在忙啥呢?

    抢占市场,发力定制,无暇转型

    据多份研报开出的「药方子」——要想提高出境游旅行社毛利率,提高市占率是关键之路。从德邦研究2019年报告显示,2017年底,我国共有出境游旅行社4151家,占比近15%,但是由于没有技术壁垒,资本要求也相对不高,行业竞争激烈,集中率低。传统两大出境游旅行社「龙头」即众信旅游与凯撒旅业市场份额相加也不足7%。

    从众信旅游、凯撒旅业、岭南地区出境游旅行社龙头「广之旅」近年的工作重心也可看出,旅行社们一致主张以兼并收购的形式提高市占率,从而掌握市场定价权,提高毛利率。

    据新旅界粗略梳理,众信旅游上市6年以来,其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囊括了超20家企业,包括大名鼎鼎的竹园国旅、优德耐等等,重点布局北京、华东、中原区域;凯撒旅业借壳上市4年有多,入手16家企业,营收来自北京、华东、华南三大区域;广之旅2016年被广州国资委旗下上市平台岭南控股收购,2019年以来,广之旅于厦门、上海、四川多地设立分点,提高市场覆盖范围。

    值得说明的是,广之旅15年前曾与广东封开县签约开发景区建设项目,买断包括大斑石、千层峰、龙山、黑石顶、莲都十里画廊、贺江、杨池古村、莫宣卿状元草堂、黄岩洞古人类陈列馆、泰新桥等多个景区、景点25年的开发管理权;于2016年时募集3.84亿元用于广之旅线上转型平台“易起行”的开发,但时至今日,上述转型动作均未见起色。

    “易起行”项目进展十分缓慢慢慢慢慢慢

    另一方面,因出境游产品同质化现象备受诟病,游客消费水平提高等多方原因,传统旅行社、线上OTA过去几年关注重心多在定制旅游的产品开发上。

    据国家旅游局《2016 中国旅游上市企业发展报告》中所述,2016年被定义为“定制旅游元年”,大量个性化的定制服务都在近两年内起步。时年,华经市场研究中心便已预测,定制游将在2017年达到万亿级别。面对如此巨量的市场前景,传统旅行社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于是,众信旅游2018年主推新品牌线路,沿“一带一路”经济带非洲国家开拓并与当地多个旅游局展开合作,借助小众目的地的稀有自然和人文资源,满足消费者对于高质量出境游的体验需求……

    从过去一些研报目录上我们也能感到市场关注的重心不在对外转型

    当然,我们也看得到,如果没有疫情的袭击,去年6月便涉足免税的凯撒旅业或许会有一个更加「优雅」的转身。最后,截至今年6月19日,新旅界从企查查处获悉,国内从事出境旅游服务的企业累计注销/吊销3469家,去年同期为6027家。尽管目前未有相关数据明确表明疫情令多少旅行社「关闭转行」,但从诸多企业黄页上,新旅界已发现有多家出境游旅行社计划出售旅行社牌照。

    “熬到今年10月吧,很多旅行社都会顶不住的了。”有在出境旅游行业沉浸十余年的业内人预测。

    Copyright © 2019-2020 岛屿广游网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