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芬兰出国旅行

  • 芬兰出国蜜月旅行

  • 芬兰出国结婚旅行

  • 芬兰新人蜜月旅行

  • 众信旅游:营收过百亿,但公司不怎么赚钱,出

    发布时间: 2020-07-31 00:42浏览 芬兰出国旅行 编辑:admin 芬兰新人蜜月旅行

    当我们选择出国旅行,动辄数万元,全家人出动则往往是上十万的花费,有时也会选择旅行公司提供的服务出行。就像我的一个朋友说的,“有钱人”才出国游,我们只在郊区游,有时会去山上避一下暑。常识中,往往是高消费对应着高利润。龚少不禁也在想这个问题,跨境游服务是一个高回报的行业吗。

    不久前,从事跨境游的众信旅游公布了2019年年报。我们就以众信旅游为例来看看旅游业中的门道。在此之前呢,我们先来回答两个问题,众信旅游的行业地位如何?收入从哪里赚?

    江湖地位

    公司1992年成立,2014年登陆A股。上市第二年众信旅游业绩即已翻倍,上市以来,公司的业绩并非不好,作为一家纯做旅游服务产品,乃至绝大部分是出境游服务产品的纯粹旅游公司,营收在百亿规模以上,不可谓差。

    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6亿,这个处于什么水平呢,龚少整理了五家耳熟能详的在线旅游公司的营收对比图。

    携程以356亿高居榜首,其后依次是众信、同程、凯撒和途牛。从营收来讲,众信旅游仅次携程,在几家里面居于第二。但携程并非一家纯粹的旅游公司,2019年携程的机票预订和酒店预订收入分别为135亿和139亿,合计占到总收入的77%。旅游贡献的收入仅为12.55亿。当然由于中美会计准则的差异和两家公司的统计口径问题,不宜简单比较,但这几个数字足以说明众信旅游的江湖地位。

    众信旅游收入从哪来?

    作为一家面向普罗大众的消费型公司,龚少几乎不曾见过众信旅游的广告。通常在一家公司的销售费用里面,广告宣传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众信旅游2019年广告费用仅为7246万,2018年为5768万。公开资料显示,同行途牛仅在2017年第四季度光在几大卫视综艺节目冠名就花了1.49亿,而携程2018年广告宣传费更是达到了20亿。为什么很少见到众信的广告,在这里可以找到答案。

    那么不打广告的众信旅游收入从何而来呢?

    众信的跨境游主要是出境游,即率领中国人走向国外,年报显示营收里面九成以上是中国大陆贡献的,剩下的即使来自国外,也均来自亚洲。公司把出境游划分为出境游批发和出境游零售,批发即自己设计产品通过旅游代理商推介给客户,零售则是顾客自行到公司购买,前者代理商扮演主要角色,后者则以门店、互联网、会员制营销为主。2019年批发和零售收入分别占比70.93%和18.6%。

    众信旅游的客户来源主要是分散在全国的旅行社门店,包括直营的和代理商的。这也就理解为什么众信的广告少,而业务量大了。

    作为全国最大的旅游批发商之一,经过20多年的发展,公司已在各主要一、二线城市设立了分子公司,并将渠道进一步下沉至三四线地市,拥有超过2,000家代理客户及数万家合作经营网点,形成了覆盖全国的线上线下协作的批发销售体系,目前公司是各大线上线下零售旅行社的主要供应商。

    营收过百亿,却不怎么赚钱

    公司扣非净利润共赚得5903万元,仅占营收的0.46%,也就是说,众信的客户出国花的每1万元里面,仅有46元录入公司的利润的利润。最近三年公司的毛利率均不到10%,分别为9.89%、9.37%和9.75%,即便众信的中间费用包括广告投入一直控制在较低水平,但扣除中间费用以后,利润着实所剩无几。事实上,众信旅游的期间费用率一直控制在10%以内。

    跨境游的低利润,估计又会颠覆很多人的认知。

    毛利率低,从市场角度来说,是竞争激烈,从生产角度来说,则是产品附加值低。

    顺着官网,龚少查了一下众信旅游的具体产品,是这样的:

    线路选择,行程安排,时间规划的简单罗列,而根据官网提供的信息,十天左右的欧洲游,价格普遍在2万左右。无论是产品还是价格,与马蜂窝、途牛等并没有明显的差别。

    什么才是旅游行业的好生意

    我们对比了几家国内其他公司的营收及利润情况。

    2019年中国国旅营收479亿,其中扣非净利润高达38亿,坐稳旅游业最赚钱公司的头把交椅。免税店业务贡献巨大,免税商品贸易营收458亿,而对应的营业成本仅有229亿,毛利率高达50%。究其原因则是央企背景下,公司子公司拥有免税店经营牌照的中免公司驱动的,最终公司整体销售毛利率高达49.4%。

    中青旅作为另外一家由光大集团控股的国有控股公司,2019年录得140亿营收,扣非净利润43亿,其整体销售毛利率为24.09%,其中业务占比约33%的旅游产品服务收入毛利率仅为8.17%,略低于众信旅游,但另外两项重要收入会展服务收入和景区收入毛利率分别为20.25%和12.5%,远高于众信旅游。而且公司开发的景区板块乌镇模式已成为经典,除了带了源源不断的现金流,还被复制到公司其他地方。

    同样拥有景区模块的丽江股份毛利率高达66%,此前数年也一直保持着这个水平。而根植于丽江古城,丽江股份的业务优势更是细化到索道运输、酒店经营、餐饮服务等多个方面。另外一家类似的公司,西安曲江文旅的整体销售毛利率为25.34%。

    云南旅游的整体销售毛利率为14.71%,公司科技板块的可乐系列特种游戏设备毛利率也是高达52%。

    以经营旅行社和酒店的岭南控股整体销售毛利率为13.44%。

    即便是同行凯撒旅游,由于其零售占比多于批发,整体销售毛利率为20.16%,超过众信旅游的2倍以上,导致的结果是虽然2019年凯撒旅游营收不到众信旅游的一半,但其净利润仍然超过后者。

    破局

    通过对比我们发现,虽然旅游服务业属于轻资产的行业,但赚钱的旅游公司到最后无一例外都成了重资产的公司,或拥有免税店,或拥有酒店和旅行社,或拥有索道、设备制造商等等。再比如在这次疫情当中露脸的“钻石公主号”,其背后的公主邮轮公司,公司主要资产就是几条豪华游轮,也可以称之为重资产公司。

    我们不是说倡导说所有旅行公司到最后都发展成重资产公司,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产品的差异性和服务的排他性,单纯制定旅行计划式的旅游服务,至少到目前为止,技术含量不高、附加值低都是它的缺陷,而如何找到产品和服务的差异性才是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

    对于众信旅游来说,它的毛利率低已经足以构成公司发展的瓶颈,业务线单一也是众信的一大短板。而它的优势则在于营业规模,以及这背后代表的庞大的客户基数、门店数量和代理商网络,如何变现是接下来管理层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

    任何公司的发展,既要取决于市场,又要看管理层的经营战略。今年2月份,众信宣称将与国内最大的免税运营商中免集团合作,是否能最终落地,以及寻找到其他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或许是公司破局的关键。

    推荐文章
    Copyright © 2019-2020 岛屿广游网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