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芬兰出国旅行

  • 芬兰出国蜜月旅行

  • 芬兰出国结婚旅行

  • 芬兰新人蜜月旅行

  • 停滞的50天与损失的466亿美元,“骚动”的游客什

    发布时间: 2020-08-03 00:39浏览 芬兰出国旅行 编辑:admin 芬兰出国旅行

    在今年的2月11日,国内疫情颇为严重,我们发一篇文章《损失大批中国游客,境外旅游业还好吗?》探讨了出境游什么时候会恢复,总体而言,是持较为乐观的观点。

    在一个月后的今天,当我们重新提起这个话题,却发现时过境迁,随着国内疫情的逐步控制,国外的疫情却开始失控,原先的观点,如今也要被打上一个问号——出境游的“坏日子”,还将持续多久?

    全球旅游业遭遇重大损失

    2月28日,原计划在今年3月4日开幕的柏林旅游展(即柏林国际旅游交易会,简称ITB),基于对新冠疫情的担心取消了。ITB开创于1966年,被称为世界旅游业的“奥林匹克”,这是54年来的第一次取消,世界范围内的疫情情况,已颇为严重。

    早在2月的那篇文章中,我们就提到了出境游所遭遇的损失,不过彼时分析的前提是基于作为旅游大国的中国,一整个春节黄金档,游客都闭门不出所造成的影响。

    而如今,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原本盼着国内疫情结束之后出国玩的中国游客,看到国外的情况,再骚动的心也冷静了下来,转而更愿意选择国内游。

    世界旅游理事会与牛津经济研究院合作进行了初步计算,即使最乐观的估计,假设中国公民出国旅游的人数下降7.0%,损失金额也将达到220亿美元。但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和非典时期相同,损失可能会增加一倍多,达到490亿美元。如果持续时间超过这个时间,这一数字可能会上升到730亿美元。

    除中国游客之外,世界范围内的游客流动也将变缓。

    世界旅游组织(UNWTO)列出的2019年最重要的国际旅游支出国家与最重要的国际旅游收入国家,恰好都是本次爆发疫情较为严重的,全球旅游业无疑遭遇雪上加霜。

    据全球商务旅行协会(Global Business Travel Association)估计,如果各国继续限制旅游出行,那么全球游客和公司在旅行上的支出可能会减少37%以上,使旅游业每月损失466亿美元,一年将近损失5600亿美元。

    惠誉亚洲国家风险研究负责人安维塔·巴苏(Anwita Basu)表示:“对于旅游业以及与之相关的附属机构来说,今年将是非常糟糕的一年,并且我们认为许多旅行禁令的持续时间比传染病本身的风险要长得多,这将对这些行业造成更大的打击。”

    撑不住了,旅游国、OTA和航司

    在疫情全球化的背景下,不少本就危机重重的旅游国、OTA与航司,遭遇了灭顶之灾。

    率先受冲击的是一些旅游国。

    整个2月,菲律宾薄荷岛Alona Beach基本维持在“空无一人”的状态,而2个月前,来自全球的游客还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旅游业作为支柱产业的泰国,中国游客约占泰国入境游客总数的30%。原计划于今年2月、3月期间赴泰旅行的中国游客中,约120万到130万人取消了行程。泰国国家旅游局预计,疫情将给泰国旅游业造成30亿美元的损失。

    日本一家创立于1956年的老字号旅馆“富士见庄”,近年来以接待中国团队游客为主,因受疫情影响导致游客骤减,不得不选择破产。

    依附于旅游业生存的OTA们的日子同样也不好过。

    携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表示,这是携程有史亏损最多一季。在携程的内部信中提到,为做好长期“战疫”的准备,从本月开始孙洁和梁建章开始0薪;公司高管层也提出自愿降薪,最低半薪,直至行业恢复;其他员工暂缓涨薪;服务部一线员工可正常调涨薪资。

    国外的OTA巨头也开始削减营销。美银分析师Justin Post表示,疫情爆发前,Google的旅游广告收入增速为10%。但今年第一季度,这一领域的收入可能下滑6.7%,第二季度下滑10.2%。而Google广告的最大买家,正是Booking Holding和Expedia。

    此外,Booking Holdings集团宣布撤回此前公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指引,因公共卫生事件爆发对旅游需求造成了“日益严重的影响”。

    航空公司遭遇的危机则更大。

    如果说今年1月-2月,疫情影响的是国内的航司,如今世界各地的爆发,全球航空旅行需求下降,这是自上一次金融危机以来首次总体收缩。

    IATA的预测,2020年全球需求将收缩4.7%,这意味着航空公司收入将下降293亿美元。有航空公司因此倒闭,例如英国廉价航空公司弗莱比(Flybe)就于当地时间3月5日宣布破产,停止所有交易业务并停飞所有航班。

    为了自救,一些航空公司开始提供更灵活的航班变更和取消政策。

    比起航司,刚刚进入中国市场不久的邮轮早已进入“至暗时刻”,接二连三的邮轮疫情爆发,又屡屡被拒绝停靠,使得原本对邮轮产生兴趣的游客产生了恐慌,而这样的情绪,可能在一定时间内难以消散。

    前两天的盘面显示,美国上市的嘉年华邮轮股价已探至21.74美元,相较1月17日的最高点51.94美元已是腰斩。

    1.jpg

    除去国家、企业层面之外,全球从事旅游行业相关工作的个人,也受到波及。根据世界旅行和旅游理事会(WTTC)的数据,2018年,旅游业创造了约3.19亿个工作岗位,占世界就业总量的10%。这也意味着,2020年旅游业寒冬将会导致该行业的可就业岗位变得少之又少。

    梁建章:国际订单短期很难恢复

    尽管联合国两大专门机构世界旅游组织(UNWTO)和世界卫生组织(WHO)反复声明“旅游业采取的响应措施应当符合世卫组织的普遍性指南和建议,超越上述建议的旅行限制可能对国际交通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包括对旅游业造成负面影响”,国际旅游市场仍然在面临着一场艰难大考,何时恢复成为了难以预判的事情。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旗下公司Tourism Economics在一份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如果疫情能在今年上半年得到控制,那么旅游业将在今年7月左右开始恢复,2021年至2022年可以完全恢复。其同样乐观地认为,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人们对健康危机的抵御能力变得越来越强。疫情过后,人们会够迅速返回旅行和度假的状态之中。

    但这些“乐观”都有一个前提,即在上半年得到控制。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首席专家、中国旅游协会休闲度假分会会长魏小安指出,世界旅游将伴随着世界疫情的变化而变化,现在还看不出前景,能够看到的只是不确定性进一步加强。

    梁建章也根据携程业务情况给出了一个预估,国内势头比较健康,会继续恢复。但是国际订单看样子短期很难恢复。

    疫情对世界旅游的影响将是全面的、长期的,预计2020年世界旅游出现下降将是大概率事件,而影响到底会持续多久,何时才能恢复到疫情前的状态,在当前,几乎成为了遥不可及的一件事。

    出境游服务商的“洗牌期”

    正如梁建章所说,中国是外向型经济,不能跟世界脱钩。作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另一面,出境游的巨大损失,国内的出境游服务商也避无可避。

    与国内的旅游业一样,全球旅游业也同样存在报复性增长的极大可能性。从旅游网站Campsites.co.uk发布的数据来看,其网站在2月份的同比搜索量增长了18%,而3月刚开始的这一周增长就已接近30%。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有想要出门的游客。

    寒冬中暗藏春的力量,无论是国内游还是出境游的服务商,都在这场疫情中迎面撞上这一轮洗牌期,如何活下去,除了前期的积累之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做好准备,等待时机,触底反弹,而国内旅游业的一系列举措,都为出境游“打好了样”。

    首先,重视旅游品质。在疫情之后,安全、健康、质量创新,成为了旅游的新四要素,出境游服务商要提前做好布局,倡导安全的环境,推出健康的旅游,提高旅游品质,才能使游客放下担忧的心,自在地踏上旅途。

    其次,开启预售。在过去,预售对于旅游住宿业来说,是增加曝光率、提前锁住消费者的需求、培养用户忠诚度,如今的首要目的,变成了回笼资金。相比国内游的预售项目,出境游的不确定性更大,消费者或许更难买账。因此,延长使用周期、根据实际情况制定退款、延期标准以消除消费者的心理负担,都很重要。

    此外,还可以布局好私域流量。在过去,不少出境游服务商可能更依赖于OTA上的贩售或者与旅行社的合作,而忽视了自身私域流量的构建,譬如公众号、抖音号、员工的朋友圈等。这一次疫情下,漫长的空白期,有私域流量的服务商早已在自己的私域流量开始为潜在用户种草。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全球范围内的旅游收入必然是下滑的,但只要熬过去,就能遇到经过结构优化后的行业全新面貌。

    Copyright © 2019-2020 岛屿广游网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