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芬兰出国旅行

  • 芬兰出国蜜月旅行

  • 芬兰出国结婚旅行

  • 芬兰新人蜜月旅行

  • 比机票更为"刚需"的签证 有多少创业者踩

    发布时间: 2020-08-13 00:39浏览 芬兰出国旅行 编辑:admin 芬兰出国旅行

      出境游市场中,签证一定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有业者对TBO坦言,在出境游中,签证甚至是个比机票还要“刚需”的存在。也正因如此,曾经“风口论”、“流量论”也指向了这一细分领域。

      时间进入到2018年,签证这个细分市场中“风口”、“流量”等论调逐渐消沉,取而代之的是运用在线化、智能化等手段,对于签证办理流程的改造赋能。不仅飞猪和携程先后推出签证服务中心,优签易、上上签(熊猫签证)、签宝等主打智能化签证创业公司也开始涌现。

      一套新的商业逻辑正慢慢浮现:将冗长复杂的线下签证办理流程,通过一套智能化的处理系统搬运到线上并简化,同时直连各类使领馆及签证机构,去掉传统复杂的各种中间商环节等等。无论是针对C端游客还是针对B端企业客户,这套解决方案都可适用。

      而事实上,智能化、在线化的商业模式愿景很好,但在签证这个非标准化的细分市场中想要真正推行落地或许并不容易。

      签证就像“看病坐诊”,标准化不现实

      “做签证业务,最怕的就是游客资料作假,所以业务处理上一定是有很高门槛的。”在签证领域从业十余年的宁缺(化名)对TBO表示,签证商服务的游客,万一在目的地国家出现跑路、偷渡或其他违法行为,被使领馆事后追查时将会面临很严重的后果。

      所以大部分正规的签证商,都会组建有丰富的审核材料经验的老手团队,来尽可能确保游客资料的真实性,从源头上避免出现问题而被使领馆重罚。以携程为例,用户在通过携程官方渠道申报签证时,材料首先得通过携程团队的审核,才会安排打印并送签。

      而这其中,光是审查资料,后台录入系统再对接使领馆方面,就需要一大堆手工操作熟练的人员来协同完成。宁缺介绍称,从经验和行业观察来看,即便是留学英美回国的硕士研究生来操作,每人每天满打满算也大概只能处理10本护照左右的送签材料,这也说明了想要扩大业务量,首先得解决人力成本的问题。

      “确实,签证业务就像医生看病坐诊一样,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不同,很难用标准化的方式来处理。”某旅行社负责人叶红鱼(化名)表示,想要实现纯自动化线上处理,面对纷繁复杂差异巨大的游客信息,需要极为庞大的数据库来支持,这同样也意味着极高的门槛。

      叶红鱼表示,如今即使各国对华签证手续在不断简化,但普遍仍然需要签证申请表格、在职证明、财产证明等材料,这些都是得人工整理,自动化无法覆盖的部分。或许在某些政策宽松的目的地,仅仅需要游客提供护照、照片、申请表的情况下,开发智能化解决方案还有一定的可行。,但换个角度想想,这样的目的地离最终免签也不远了,再花大力气去做自动化开发,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也介绍称,目前行业普遍来看,规模较大的签证服务商更多采取的是人工与自动化结合的方式。也就是前端通过ERP系统、护照扫描机等端口录入游客信息,再给到相关部门团队审核、送签、出签直至寄回给游客。而更多的中小服务商采取的是全人工的方式来处理。

      另一方面,目前大部分大使馆、领事馆都是人工审核送签材料,这也意味着,信息化改造不仅要在商家端进行布局,还要说服各类使领馆来匹配、应用和覆盖。

      不可忽略的中间环节——签证中心

      但事实上,想要做签证服务,需要面对的不一定是各大使领馆,而是相应的各类签证中心。而为大多数游客所诟病的种种负面体验,也往往出自于此。从以下部分网友在穷游网论坛中吐槽的关于签证中心的负面遭遇中,便可有更为具体的感受。

    微信图片_20181218095254.jpg

    微信图片_20181218095252.jpg

      关于签证中心,旅游业者李慢慢(化名)对TBO做了一番介绍。签证业务需要人工团队来做许多纷繁复杂的“体力活”,而使领馆本身预算有限,无法安排更多政府体系的公务员来承接。于是使领馆纷纷与国内旅行机构合作,将签证中心业务以外包的形式来开展。例如在2012年10月,德法两国驻华大使馆共同采取签证外包模式,与第三方服务商进行合作,成立法德联合签证中心等等。

      所以无论是C端游客还是B端签证服务商,都需要对接签证中心来递交资料。签证中心负责完成填写完善表格信息、审查游客资料等等工作环节,再送到使领馆办理和发放签证。在这套模式下,通常是允许签证中心在签证费基础上加收服务费的。

      “签证中心如今已渐渐远离其原本以服务为主的宗旨,走偏了。”叶红鱼进一步阐述称,由于签证中心掌握了较大的话语权,强迫游客购买保险、高价复印材料等行为也在不断发生,这也对应了前文提到的用户投诉的诸多问题。

      与此同时,签证中心带来的费用成本,也增加了旅行社、批发商等B端签证服务商的负担,很多时候这部分成本无法转移给C端用户,只能由B端企业慢慢地内部消化。另外,签证中心这个中间环节的存在,也相应地拉长了签证申请的处理周期。

      实际上,签证中心自身也面临着诸多发展困境,例如薪酬偏低导致的人才流失的问题,服务的界限与功能的定位都逐渐变得模糊。不过叶红鱼也对TBO坦言,即便有种种负面因素,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签证中心仍将是这一细分市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不赚钱、拥挤且没有前景的赛道

      宁缺表示,始终在扼住签证服务商发展的,还有所谓的送签权,而这项资源大多掌握在“国字号”的传统老牌旅行社手中,没有送签权的企业只能到他们手中购买。从当年以签证服务作为切入口的百程旅游半年报中可以看到,其在积极地争取送签权,显然其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微信图片_20181218095247.jpg

      送签权的存在,也意味着无论何种模式的商业创新,话语权都始终在上游资源方手中。宁缺也表示,在这样被动的市场环境下,单纯想从签证业务打开旅游创业的突破口,难度异常地大。即便是拥有阿里投资背景和资源加持的百程旅游,也仍在不断寻求缩小亏损的路上,其他中小签证商的生存环境可想而知。

      另一方面宁缺也坦言,签证业务本身几乎没有盈利空间,代办签证更多是引流的方式。以欧洲签证为例,因为欧洲的医疗费用相对较高,游客出现突发问题需要保险公司支付医疗费和救援费,所以保费也相对较贵,通常要1000多元人民币。

      按照规定,办理欧洲各国签证时,通常需要同时购买发放签证的使领馆认可的商业保险保单,这张保单,行业内一般的佣金是70%,有的商家甚至能获得90%的佣金分成。

      也就是说,游客所看到的欧洲签证费用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使领馆正常的签证收费,归所属国的财政收入,另外则是保险费用。那么有资格的保险公司就会争抢这个保单的销售,给各个引流的签证公司支付佣金。

      宁缺感慨称,这样的畸形模式也催生了一个比较可悲的现象,许多看似进步的旅游产品、服务创新并不能直接带来营收增长,最终的目的或许只是为了更好得赢得保险的返佣,毕竟那个才是来钱快的“大头”。

      对此,李慢慢也补充列举了日本签证的案例。他表示,日本使领馆个人签证收费是200元,但市场上99元售价的产品比比皆是,这是很不合常理的。这其中的猫腻在于,很多中小签证公司为了获客,会放出远低于市场合理价的产品,收到游客护照后就开始人为设置障碍,例如材料缺失、加急服务等理由让游客不断补差价,以此来赚取更多的利润。

    微信图片_20181218095241.jpg

      市场中部分低价的日本签证产品

      在这基础上,中小旅行社也在不断通过外包的模式减少签证业务的运营成本。换言之,行业公司普遍认为这不再是一个需要重点投入资源、团队来重度开发的细分业务。另一方面,由于赛道中涌现了越来越多的签证公司,过度竞争下利润空间越来越薄,生存发展空间也随之被不断挤压。

      “签证这个细分市场变得越来越鸡肋了。”除了目前市场存在的问题,同样值得关注的是越来越窄的发展前景。李慢慢表示,在外交部领事司的带领推动下,可以看到近年来中国出境的签证手续、材料在整体在朝着不断简化,甚至最终免签的方向上发展。这也意味着,签证业务的必要性未来将长期处于不断弱化的过程中。而以签证为方向的创业,未来如何定位自身尚不得而知。


    Copyright © 2019-2020 岛屿广游网 版权所有 sitemap

    本网站内容来自于互联网或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